夏日居家之趣:听奇音,观奇物,入奇境

时间:2019-07-31 来源:www.ican-cintest.com

  ?文/殷艳丽

  夏季的小区真是别有一番韵味。

  到了夏季,谁说小区里只有居民?住在小区的族群可谓繁多。

  大早晨天刚蒙蒙亮,一只呱呱迪就在窗外嘎嘎地叫起来了,好嘛,感觉刚睡着,就被你给叫醒了。它平平仄仄不紧不慢地叫着,多半是三音节,也有四音节,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把早晨点缀得诗意阑珊。昨晚蟋蟀们似乎唱了一夜,千军万马般,也不知是哪位指挥家指挥的这场大合唱,永远一个调,而且不带喘气的。

  ?太阳升起后就是高音歌唱家蝉们的专场了。蝉的高音是大家公认的,一吃过早饭它们就高歌枝头了,有趣的是它们唱着唱着会戛然而止,过一会儿又突然响起,如此的步调一致让人惊叹!蝉在地下蛰伏几年,大概专修唱功。宋代郑思肖有一首《寒菊》,其中有两句“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我认为送给蝉也很合适。

  夏日室内读书,绿色盈窗,蝉鸣是最好的陪伴。“喜承天上语,来作主人公。”?我常常会沉浸其中,感悟这美妙的蝉鸣,原来它是上苍的声音,代表上苍来到人间,为人间送来福音。它内涵无穷而又充满睿智,让我的心,前所未有的宁静。

  ?最美妙的是夏日的黄昏。

  ?黄昏时在小区里散散步,蝉在鸣,蟋蟀也在叫,虫们的音乐会开始了。它们似乎唱给我一人听,我独自享受着这台壮阔无比的音乐会,这比在音乐厅欣赏音乐有趣多了。周围的树木蓊蓊郁郁的,人在天地间,是一株能行走的生命。

  ?夕阳给小区披上一袭灿灿的纱,幽雅,庄严,妩媚。靠西侧有一大片绿植区,里面有水池子,鹅卵石小道,花花草草的,把小区烘托的似大观园一般。小区里一共有十栋楼,其中两栋是高层,其余的是七层高的小楼房。楼距比较宽阔,楼与楼之间全是绿植,有各种各样的花草树木,全看主人的喜好了。住在二号楼的赖大姐就喜欢种植花卉,她的楼下有很多牡丹月季,到春天时花朵硕大,开成一片彩色的云。夏季依然还在开,只不过不像春天那样繁多。我每次散步一定会先从她家楼下走过。但见牡丹月季零零散散的开着,苹果似碧玉一般挂满枝头,无花果已经泛红,似珍珠玛瑙般一疙瘩一疙瘩的。猛然看到一棵小树,有竹竿那么粗,两米多高,长了几个小树杈,让我震惊的是在树中腰结了一个像梨那样大的果子,但又不是梨,也很像佛手瓜,可佛手瓜是长在瓜央上的,不会结在树上。这个唯一的果实似惊叹号一般让我唏嘘了半天,赶紧用手机拍照,发朋友圈,问大家这个“惊叹号”到底是什么。马上有朋友告诉我了,说这是木瓜。自从木瓜出现在《诗经》中,“投人以木瓜,报之以琼瑶”,我就感觉木瓜像是文学作品中虚构的东西,没想到现实生活中还真的有木瓜,尤其在小区,能见到这样有文化内涵的事物,感到很兴奋。朋友说,木瓜成熟后有一种香味,也很好吃,酸酸甜甜的。到冬天可用来焐柿子。这让我更加喜欢它,我喜欢佛手就是因为它有香味。木瓜还能焐柿子,好神奇啊,可惜这种生活我从未经历过。

  ?沿着小路继续向西走,靠路边的小叶女贞和冬青整整齐齐的像一列士兵。地面上还长了一些狗尾巴草,狗尾巴草圆圆的小籽粒已经变成紫红色的了,呵呵,这大概就是《红楼梦》中的绛珠草吧,我常常以绛珠草来称呼它。

  ?到了花园绿植区了,踏着鹅卵石小径向里走,小径两侧全是高高低低的花草树木。有一种曲径通幽之感,才走了几步我就停下来了,只见一棵碗口粗的石榴树结满了石榴,真可谓“千朵万朵压枝低”了,有的树枝居然被石榴坠到地上,有一个大石榴就干脆把自己放在草地上,胭脂面,碧草地,这情景让人心生爱意,不忍离去。

  ?淡紫色的木槿花此时正开得热烈,清风吹过花儿微微颤动,格外撩人。池塘边有一片竹林,竹风阵阵,一座假山石就在竹林边,假山上怪石嶙峋,竹林七贤一定喜欢这里,郑板桥更喜欢这里:茅屋一间,新篁数干,雪白纸窗,微侵绿色,此时独坐其中,一盏雨前茶,一方端石砚,一张宣德纸,几笔折枝花,朋友未来,风声竹响,愈喧愈静,家僮扫地,侍女焚香,往来竹阴中,清光映于面上,绝可怜爱,何必十二金钗,梨园百辈,须置此身心于清风静响中也。

  ?好一个清风静响,意趣无穷。

  暮色四合,天暗了下来。蟋蟀的声音似波涛般滚滚而来。整个小区变成了虫儿的故乡,它们传唱着《诗经》中动人的曲子,依然古声古腔。草虫,阜螽,让夏夜变得,格外动听。晚上躺在床上,蟋蟀的鸣叫声已经涵盖了天地,在它们宏大的乐声中,我的心灵格外沉静而满足。

  烟火人间,苍茫的夏夜,因为有你,显得多么奢华,多么生机。?

  40eb5babb14b075aeebb370c1b71f794.jpeg

  齐鲁壹点客户端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发布,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