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石油股价创新低 从护盘王牌到“弃子”

时间:2019-08-23 来源:www.ican-cintest.com

?

sh601857.gif

热点

自选股票

数据中心

市场中心

资金流动

模拟交易

客户端

证券市场红色周刊

文/特刊张俊明

凭借“亚洲最赚钱公司”和“股神”沃伦巴菲特的光环,中石油A股近12年来已成为投资者财富的毁灭者。自上市以来蒸发的累计市值已经超过7.2万亿,虽然这个值是总市值减少的计算,而中石油扣除了大股东持有的部分,流通的实际市场价值相对较低,而且对二级市场投资者造成的损失并没有那么夸张,但A股上市以来的最大跌幅已超过80%。本周的恢复价格曾一度突破2013年的最低点,成为无数投资者,尤其是长期投资者的悲哀之处。中石油的长期走势使得二级市场没有赢家,留下了极其深刻的投资教训,值得市场各方认真考虑。

“三高”上市,泡沫破裂的结束已经注定了

作为中国第一家总市值达数万亿美元的上市公司,中石油是12年前市场指数股票泡沫的顶峰。上半年,上证指数创下6,124点的历史高位。在过去的12年里,它还没有超越它。目前,它甚至不到一半。其中,中石油蒸发的数万亿的市值无疑是“小”的,已成为上证指数无可争议的“预告片”。尽管6124点不是中石油上市造成的,但它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它已经将大盘股的泡沫推向了极端,直到它爆发。

中国石油开盘走高的“长期熊市”趋势与A股上市时公司的“三高”无关。第一个高点是高估值,上市首日动态市盈率超过60倍;第二高是市场价值高,“A + H”的总市值超过1.1万亿美元,是美国第二大石油巨头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第三高的是高周期,它被列为行业的高峰期。当时,世界正处于高油价时期。国际油价曾一度超过140美元/桶,但现在不到一半。在“三高”下,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上市后股价泡沫巨大。另外,“船难以转身”,合并和重组不可能带来想象力。只有股价将继续下跌才能完成估值的回报。事实上,已经在A股上市4年的巴菲特和中石油在中石油A股上市前的两个月内已经清算了所有股份,并已兑现200亿港元。相应的降价集中在11-13元。港元。 A股投资者敢于以超过几倍的价格买入“股神”巴菲特对中石油的清仓减持。毫无疑问,这是一个追逐高位的专横猜测。痛苦的代价也是已经注定的结局。

重量不断下降:从王牌到“丢弃”

当中石油上市时,工行的另一大盘股的市盈率曾超过50倍。估值不高,但股价非常接近当时的高点。两者之间的差异是性能的变化。工行可以利用利润增长来抵御估值的下降趋势。中石油在2018年的净利润在2007年仅为40%,它只能面临“双杀”的结果。行业情绪的差异至关重要。

中国石油工业的基本面已从繁荣转向衰退,再次成为“保护板块王牌”,并一再失败。 2010年,“单日”油价冲击涨停,成为市场大多数股票跳涨的指标,指数带达到顶峰,因此“两油一大,市场顶部”成为诅咒市场。这背后的根本原因是,中石油缺乏基本支持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市场对“变得越来越小”的担忧。随着新指数股的上市和一些白马股的增长,中石油在该指数中的权重一直在下降。 Wind数据显示,自2007年11月19日起,中石油沪深300指数的权重已从1.89%下降至0.42%,不到海康威视2010年上市的一半。同期,中石油上证指数的权重已经达到也从23.48%下降到3.20%,影响力逐渐下降。从“保护王牌”到“抛弃”,尽管中石油已经破网,但与同样行业的中石化和香港上市的H股相比仍然被高估,无论市盈率,价格与账面价值如何比率或股息收益率。

恢复均衡,扩大证券价格以防止异常

中石油在上市首日的开盘价几乎是发行价的两倍。这种“新炒作”的热情一直持续到今天。本周上市的微核生物技术上市首日,增幅超过500%就是最好的例子。这种过度投机主要是由于流通股的比例较低。中石油的A股IPO发行了40亿股,仅占总股本1830亿股的2.19%。在没有证券借贷等卖空机制的情况下,股价过高造成的泡沫实际上给投资者带来了更大的损失。目前,科技委员会已在首次公开募股的第一天纳入“两个整合”,并提供了更多的证券来源。一些股票的证券借贷余额甚至超过了融资余额。这些都是有用的探索,有助于减少A股泡沫。未来,如果证券借贷的探索能够得到改善并扩展到所有A股,将对防止新股异常价格和减少泡沫产生重大影响。

无论是针对市场经理还是投资者,中石油的长期走势都是一个深刻的警报。投资者需要保持冷静,拒绝热爱狂热,寻找真正具有长期投资价值的产品。管理者还需要从现实出发,不断探索股票价格的快速收益均衡,减少泡沫产生机制,使更多投资者从长期投资中获益,促进引导储蓄到股权投资的战略目标。

免责声明:媒体提供的内容源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联系原作者并获得许可。文章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并不代表新浪的立场。如果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不应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是有风险的,进入市场时需要谨慎。

主编:陈有然SF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