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37年记录“慰安妇”幸存者 张双兵:“她们在等着那声道歉”

时间:2019-08-31 来源:www.ican-cintest.com

  凤凰卫视2天前我要分享她们是一群二战中特殊的受害女性,花季年龄遭遇了最为残暴丑陋的伤害。当战争的硝烟散去,在尘封的历史中,她们仍旧寂静无声。

  他是一名山西农村的小学老师,37年记录“慰安妇”幸存者。8月14日是“慰安妇纪念日”。带您一起回顾《冷暖人生》特别节目《寻找慰安妇的人》 。

  

  张双兵与老人们的合影

  37年间,张双兵寻访了133名中国慰安妇,多次带领16名中国“慰安妇”赴日索赔。如今,绝大部分都已经谢世。

  1996年,日本东京地方法院开庭审理了首例中国“慰安妇”对日本政府的诉讼案。

  法庭外几名日本“右翼分子”提出抗议,并且高喊这两名中国“慰安妇”是在“说谎”。此时在两位老人身边,一名皮肤黝黑的中年男人突然拍案而起,冲出去怒斥这些“反对者”。

  他叫张双兵,时年43岁,正是他将这两名中国慰安妇带到了日本。

  从1996年至今,张双兵多次带领16名中国“慰安妇”,来到东京起诉日本政府,要求其道歉谢罪,并且给予赔偿。

  

  2014年的张双兵

  但张双兵其实一句日语也不懂,他不是这些老人的亲属,更不是律师、学者,他的身份是一名乡村的中学语文老师,一个地地道道的山西农民。

  2011年,张双兵将他历时30年、采访了123名“慰安妇”的口述实录,进行了整理,并出版《炮楼里的女人》一书。通过书中老人们的讲述,一段尘封了半个多世纪的历史真相,从这些战争受害女性的记忆深处被打捞出来。

  

  张双兵著作《炮楼里的女人》

  01

  “盖山西”

  1982年深秋的一天,张双兵偶然经过一片农田时,看到一片稻谷地,四周的农田早已收割完,只有这一块的稻穗仍在秋风中摇曳。透过被风吹倒的稻谷,张双兵看到一个佝偻着身子,跪在地上收割的老妇人。

  几十年过去了,但这凄凉的一幕,仍令张双兵印象深刻。

  经过打听他得知,老人名叫侯冬娥,村里人都叫她“盖山西”。意思是在整个山西,都没有超过她的女人了。据说年轻时她不但相貌出众,还是村里的“妇救会”主任,组织村民支援抗日,因此得名。但不幸的是,日军侵华期间,“盖山西”曾两次被抓进日军炮楼做慰安妇。

  

  年轻时的“盖山西”候冬娥

  彼时,作为乡村教师的张双兵,刚刚成立了县里的第一个文学社,他意识到“盖山西”的经历,将是绝好的文学创作题材。于是带着种种的好奇和疑问,张双兵就走近了这名老人,也是无意间突然闯进了一段不堪回首的历史。

  “几十年过去了,现在日本和中国关系也好了,提起来没好处。”面对张双兵,老人并不愿意提及那段过往。但出于对老人经历的好奇和怜悯,此后每年春节,张双兵都会到老人的家里探望。

  一晃十年的时间过去了,老人对张双兵渐渐熟悉、信任,但对于自己的经历,却仍旧绝口不提。直到1992年,张双兵无意间在报纸上看到一篇有关“中国劳工对日索赔”的新闻。于是,他第一时间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盖山西”。老人沉默了良久,之后放声大哭,这才向张双兵讲述了自己的遭遇。

  

  张双兵前去探望老人

  “盖山西”15岁在父母的“包办”下结了婚。1942年初,侯冬娥的丈夫入伍参军,留下她一个人带着5岁的儿子和刚满月的女儿艰难度日。当年8月,日军进驻高庄后,得知侯冬娥是当地“妇救会”的主任,于是连夜将她抓获。

  当夜,“盖山西”被一个叫伊藤的队长强奸后,关到了日军临时建立的一处慰安所,在这里,她与五六名同村的妇女每天都要忍受十几名日军的强暴和蹂躏。

  三个月后,已经奄奄一息的“盖山西”被母亲拉回了家,经过半年多调养,身体虽然恢复,但却永远失去了生育能力。

  而这仅仅是“盖山西”苦难命运的开始。

  在她被抓期间,未满周岁的女儿因为没人喂奶,饿死在了家中。1951年,在部队当兵的丈夫回到村里将儿子带走,从此便杳无音信。此后孤身一人的她,在高庄几次改嫁,最终与一个大她十几岁没有鼻子的老光棍生活在一起。

  02

  尴尬的起诉

  “盖山西”的遭遇,深深地刺痛着张双兵。通过村里的一些老人,他也认识越来越多曾被侵华日军强征的慰安妇。

  郭毛孩、曹黑毛、刘面换……每一个名字背后都有一段惨痛的历史。她们中有的亲眼看着姐妹死在日军的刺刀下;有的生下了日本的孩子后,亲手将孩子掐死在水沟里。

  “我应该给他们伸张这个正义,为死去的冤魂报仇,为活着的生还者伸冤,这就是我的信念。”张双兵说。

  1992年7月,张双兵将侯冬娥、刘面换等5名“慰安妇”的资料,写成索赔申诉书,通过北京的一名律师,转递给日本驻华使馆。消息一出,众多媒体纷纷找到张双兵,从此他被媒体称为“中国慰安妇民间调查的第一人”。

  但在当时,他的举动显得有些不合时宜。“大会点名,小会批评,不服从组织纪律,破坏中日关系”,“不务正业”等等的批评汹涌而来。张双兵不服气,这个骨子里执拗的“老西儿”,越是有人反对,就越要去折腾。

  

  刘面换等出庭索赔的老人

  1995年,日本一个公益团体主动找到张双兵,希望给中国的“慰安妇”提供经济和医疗上的帮助,并承诺出资赞助他们到日本打官司。对此,张双兵有些尴尬:“如果说其他国家的人帮助我,我就感觉到比这个要舒服。”但他还是接受了对方的帮助,毕竟老人们的年岁都大了,时间已经不多了。

  第二年7月,张双兵带着刘面换和李秀梅两位受害者走上了日本法庭。法庭上,七十多岁的李秀梅讲到自己被抓后母亲上吊自杀,一度情绪失控,嚎啕大哭。

  2002年3月,历时7年的漫长审理,日本东京地方法院以中日两国在1972年发布的联合声明中,“中方放弃对日本国的战争赔偿要求”为由,驳回了刘面换等人的诉讼请求,此后,日本律师团向东京高等法院提起上诉。2005年,东京高等法院再次驳回了中国“慰安妇”的诉讼请求。

  然而令张双兵大感意外的是,宣判当天,很多很多东京市民自发赶来抗议法院的不公判决。在日本,张双兵和老人们还遇到过一位侵华日军老兵,当面下跪道歉。

  03

  最后的慰安妇

  从三十多年前,偶遇“盖山西”至今,张双兵从一个年富力强的中年教师,已经变成两鬓斑白的老人了。如今六十多岁的他,依然在为那些老人们奔走,他说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在有生之年,听到日本政府的一句道歉。

  然而,很多老人再也等不到这一天了。

  2013年9月4日,中国第一位公开“慰安妇”身份、并站出来控诉侵华日军暴行的万爱花,在家乡山西盂县悄然离世。根据老人的遗愿,她的葬礼由张双兵主持。

  

  中国首个公开遭遇的万爱花老人

  在万爱花的追悼会上,张双兵许下了一个承诺。等到日本政府公开谢罪的那一天,他要到每个人的坟前,一一告知。

  从1994年“盖山西”去世之后,二十多年间,张双兵寻访的133名“慰安妇”如今在世者寥寥无几。

  张双兵最大的愿望,是有一天能建一个中国慰安妇纪念馆,展出这些受害者的照片,让世界记住她们。

  “要让世界人民都记得,中国这些受害者没有永远屈服,她们是站出来向日本政府斗争的勇敢先驱。”

  

  收藏举报投诉

  她们是一群二战中特殊的受害女性,花季年龄遭遇了最为残暴丑陋的伤害。当战争的硝烟散去,在尘封的历史中,她们仍旧寂静无声。

  他是一名山西农村的小学老师,37年记录“慰安妇”幸存者。8月14日是“慰安妇纪念日”。带您一起回顾《冷暖人生》特别节目《寻找慰安妇的人》 。

  

  张双兵与老人们的合影

  37年间,张双兵寻访了133名中国慰安妇,多次带领16名中国“慰安妇”赴日索赔。如今,绝大部分都已经谢世。

  1996年,日本东京地方法院开庭审理了首例中国“慰安妇”对日本政府的诉讼案。

  法庭外几名日本“右翼分子”提出抗议,并且高喊这两名中国“慰安妇”是在“说谎”。此时在两位老人身边,一名皮肤黝黑的中年男人突然拍案而起,冲出去怒斥这些“反对者”。

  他叫张双兵,时年43岁,正是他将这两名中国慰安妇带到了日本。

  从1996年至今,张双兵多次带领16名中国“慰安妇”,来到东京起诉日本政府,要求其道歉谢罪,并且给予赔偿。

  

  2014年的张双兵

  但张双兵其实一句日语也不懂,他不是这些老人的亲属,更不是律师、学者,他的身份是一名乡村的中学语文老师,一个地地道道的山西农民。

  2011年,张双兵将他历时30年、采访了123名“慰安妇”的口述实录,进行了整理,并出版《炮楼里的女人》一书。通过书中老人们的讲述,一段尘封了半个多世纪的历史真相,从这些战争受害女性的记忆深处被打捞出来。

  

  张双兵著作《炮楼里的女人》

  01

  “盖山西”

  1982年深秋的一天,张双兵偶然经过一片农田时,看到一片稻谷地,四周的农田早已收割完,只有这一块的稻穗仍在秋风中摇曳。透过被风吹倒的稻谷,张双兵看到一个佝偻着身子,跪在地上收割的老妇人。

  几十年过去了,但这凄凉的一幕,仍令张双兵印象深刻。

  经过打听他得知,老人名叫侯冬娥,村里人都叫她“盖山西”。意思是在整个山西,都没有超过她的女人了。据说年轻时她不但相貌出众,还是村里的“妇救会”主任,组织村民支援抗日,因此得名。但不幸的是,日军侵华期间,“盖山西”曾两次被抓进日军炮楼做慰安妇。

  

  年轻时的“盖山西”候冬娥

  彼时,作为乡村教师的张双兵,刚刚成立了县里的第一个文学社,他意识到“盖山西”的经历,将是绝好的文学创作题材。于是带着种种的好奇和疑问,张双兵就走近了这名老人,也是无意间突然闯进了一段不堪回首的历史。

  “几十年过去了,现在日本和中国关系也好了,提起来没好处。”面对张双兵,老人并不愿意提及那段过往。但出于对老人经历的好奇和怜悯,此后每年春节,张双兵都会到老人的家里探望。

  一晃十年的时间过去了,老人对张双兵渐渐熟悉、信任,但对于自己的经历,却仍旧绝口不提。直到1992年,张双兵无意间在报纸上看到一篇有关“中国劳工对日索赔”的新闻。于是,他第一时间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盖山西”。老人沉默了良久,之后放声大哭,这才向张双兵讲述了自己的遭遇。

  

  张双兵前去探望老人

  “盖山西”15岁在父母的“包办”下结了婚。1942年初,侯冬娥的丈夫入伍参军,留下她一个人带着5岁的儿子和刚满月的女儿艰难度日。当年8月,日军进驻高庄后,得知侯冬娥是当地“妇救会”的主任,于是连夜将她抓获。

  当夜,“盖山西”被一个叫伊藤的队长强奸后,关到了日军临时建立的一处慰安所,在这里,她与五六名同村的妇女每天都要忍受十几名日军的强暴和蹂躏。

  三个月后,已经奄奄一息的“盖山西”被母亲拉回了家,经过半年多调养,身体虽然恢复,但却永远失去了生育能力。

  而这仅仅是“盖山西”苦难命运的开始。

  在她被抓期间,未满周岁的女儿因为没人喂奶,饿死在了家中。1951年,在部队当兵的丈夫回到村里将儿子带走,从此便杳无音信。此后孤身一人的她,在高庄几次改嫁,最终与一个大她十几岁没有鼻子的老光棍生活在一起。

  02

  尴尬的起诉

  “盖山西”的遭遇,深深地刺痛着张双兵。通过村里的一些老人,他也认识越来越多曾被侵华日军强征的慰安妇。

  郭毛孩、曹黑毛、刘面换……每一个名字背后都有一段惨痛的历史。她们中有的亲眼看着姐妹死在日军的刺刀下;有的生下了日本的孩子后,亲手将孩子掐死在水沟里。

  “我应该给他们伸张这个正义,为死去的冤魂报仇,为活着的生还者伸冤,这就是我的信念。”张双兵说。

  1992年7月,张双兵将侯冬娥、刘面换等5名“慰安妇”的资料,写成索赔申诉书,通过北京的一名律师,转递给日本驻华使馆。消息一出,众多媒体纷纷找到张双兵,从此他被媒体称为“中国慰安妇民间调查的第一人”。

  但在当时,他的举动显得有些不合时宜。“大会点名,小会批评,不服从组织纪律,破坏中日关系”,“不务正业”等等的批评汹涌而来。张双兵不服气,这个骨子里执拗的“老西儿”,越是有人反对,就越要去折腾。

  

  刘面换等出庭索赔的老人

  1995年,日本一个公益团体主动找到张双兵,希望给中国的“慰安妇”提供经济和医疗上的帮助,并承诺出资赞助他们到日本打官司。对此,张双兵有些尴尬:“如果说其他国家的人帮助我,我就感觉到比这个要舒服。”但他还是接受了对方的帮助,毕竟老人们的年岁都大了,时间已经不多了。

  第二年7月,张双兵带着刘面换和李秀梅两位受害者走上了日本法庭。法庭上,七十多岁的李秀梅讲到自己被抓后母亲上吊自杀,一度情绪失控,嚎啕大哭。

  2002年3月,历时7年的漫长审理,日本东京地方法院以中日两国在1972年发布的联合声明中,“中方放弃对日本国的战争赔偿要求”为由,驳回了刘面换等人的诉讼请求,此后,日本律师团向东京高等法院提起上诉。2005年,东京高等法院再次驳回了中国“慰安妇”的诉讼请求。

  然而令张双兵大感意外的是,宣判当天,很多很多东京市民自发赶来抗议法院的不公判决。在日本,张双兵和老人们还遇到过一位侵华日军老兵,当面下跪道歉。

  03

  最后的慰安妇

  从三十多年前,偶遇“盖山西”至今,张双兵从一个年富力强的中年教师,已经变成两鬓斑白的老人了。如今六十多岁的他,依然在为那些老人们奔走,他说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在有生之年,听到日本政府的一句道歉。

  然而,很多老人再也等不到这一天了。

  2013年9月4日,中国第一位公开“慰安妇”身份、并站出来控诉侵华日军暴行的万爱花,在家乡山西盂县悄然离世。根据老人的遗愿,她的葬礼由张双兵主持。

  

  中国首个公开遭遇的万爱花老人

  在万爱花的追悼会上,张双兵许下了一个承诺。等到日本政府公开谢罪的那一天,他要到每个人的坟前,一一告知。

  从1994年“盖山西”去世之后,二十多年间,张双兵寻访的133名“慰安妇”如今在世者寥寥无几。

  张双兵最大的愿望,是有一天能建一个中国慰安妇纪念馆,展出这些受害者的照片,让世界记住她们。

  “要让世界人民都记得,中国这些受害者没有永远屈服,她们是站出来向日本政府斗争的勇敢先驱。”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