跃过藩篱叛逃后,他始终无法翻越“心中高墙”,最终选择自杀身亡

时间:2019-09-04 来源:www.ican-cintest.com

原创休闲阅读历史2019.8.2我想分享

柏林也成为间谍的天堂。政治暗杀也时有发生,严重危害了人民的道德安全,引起了政府的极度焦虑。

这座城市长长的城墙,是当代历史上着名的柏林墙。在8月15日那天,柏林墙仍然是原型,只是一个铁丝网障碍,它还没有变成混凝土墙。一些东德士兵守卫路障,禁止德国公民前往西柏林。下午4点,东柏林市民游行抗议政府建造柏林墙,不时向士兵们咆哮。西柏林人用铁丝网向狡猾的士兵喊道,“你过来了!”突然,戴在头上的士兵戴着头盔,手持长步枪,砸碎步枪,大步走过铁丝网,成功地在4秒内赶到西柏林。

这名士兵被命名为舒曼,是人民德国人民警察机动部队的成员。在舒曼穿越铁丝网的几个小时内,九名警卫设法逃到了西柏林。然而,当Schumann跳过栅栏并逃到西柏林时,他被当时在场的西德摄影师Leibin拍摄并命名为《跃向自由》。不久,这张照片发布在德国首页《图片报》,然后出现在世界媒体上,成为冷战时期最着名的形象之一。它被广泛认为是西方“奔向自由”的象征。它被传播了,舒曼的名字也被记录在历史中,因为这次震惊。对于舒曼而言,穿越铁丝网很容易,但背叛自己的社会主义祖国并不容易。从那以后,他的心脏已经建造了一个不可逾越的墙。在接下来的28年中,德国政府中约有5000人成功逃脱,共有61人在越过柏林墙时被边防警察开枪打死。

跳过柏林墙让舒曼闻名遐迩。他成了西方人眼中的英雄,但他并不为此感到自豪和自豪。 “我不是英雄”成了他的口头禅,很多媒体都给他发了采访请求。也被他的谣言所拒绝。舒曼在西柏林并不喜欢它。他改变了工作,生活不稳定,并且感染了酗酒。当时,舒曼和他在德意志民主党的家人能够保持通信,但父母双方的来信都是在斯塔西特工作的监督下写的,并且不乏用语言来说服他迷路。事实上,“Staisi”确实计划将舒曼带回家。舒曼也有回到中国的想法,但就在他准备完成过境手续之前,西柏林警方看到了“斯泰斯”计划,因此舒曼驳回了回归中国的想法。

后来,舒曼被送往巴伐利亚州的金茨堡,在那里他第一次在一家医院担任男护理员,在那里他爱上了女护士Cunigund,结婚并生了孩子。后来,舒曼在当地一家奥迪汽车厂工作并稳定下来。 1986年,舒曼还拍下了这张着名的照片。舒曼在照片上看起来很阴沉,不开心。恐惧和妄想一直困扰着他的生活。除了无意识的声誉压力,他还遭受抑郁症和酗酒者的斗争。 1989年11月9日,当柏林墙被拆除时,舒曼表达了他真正的自由。 1990年德国统一后,无法抗拒思乡之情的舒曼回到家乡多年,但他的亲戚和朋友都很冷淡。柏林墙以来的岁月也在他和他的亲戚朋友之间。树有一堵高墙。

虽然家乡的人对他很好,但他不愿意过多地联系他,尽量避开他,有些人认为他是叛徒,拒绝跟他说话。舒曼感到非常绝望,尽管他可以自由地在东西方旅行,但他永远无法“回归”他在德累斯顿和莱比锡之间的家乡。 “叛逃者”的绰号严重压在他的肩膀上,使他失眠,他与家人的关系越来越糟,他终于走上了不归路。 1998年6月20日,他非常沮丧,一言不发。他在房子附近的树林里上吊自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在2009年德国统一20周年之际,在舒曼翻墙的那一年,在柏林建立了一幅基于拉宾照片的舒曼雕像。如今,飞身雕像已成为柏林的热门旅游景点。您还可以购买基于舒曼的各种纪念品。

本文为第一作者的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集报告投诉

柏林也成为间谍的天堂。政治暗杀也时有发生,严重危害了人民的道德安全,引起了政府的极度焦虑。

这座城市长长的城墙,是当代历史上着名的柏林墙。在8月15日那天,柏林墙仍然是原型,只是一个铁丝网障碍,它还没有变成混凝土墙。一些东德士兵守卫路障,禁止德国公民前往西柏林。下午4点,东柏林市民游行抗议政府建造柏林墙,不时向士兵们咆哮。西柏林人用铁丝网向狡猾的士兵喊道,“你过来了!”突然,戴在头上的士兵戴着头盔,手持长步枪,砸碎步枪,大步走过铁丝网,成功地在4秒内赶到西柏林。

这名士兵被命名为舒曼,是人民德国人民警察机动部队的成员。在舒曼穿越铁丝网的几个小时内,九名警卫设法逃到了西柏林。然而,当Schumann跳过栅栏并逃到西柏林时,他被当时在场的西德摄影师Leibin拍摄并命名为《跃向自由》。不久,这张照片发布在德国首页《图片报》,然后出现在世界媒体上,成为冷战时期最着名的形象之一。它被广泛认为是西方“奔向自由”的象征。它被传播了,舒曼的名字也被记录在历史中,因为这次震惊。对于舒曼而言,穿越铁丝网很容易,但背叛自己的社会主义祖国并不容易。从那以后,他的心脏已经建造了一个不可逾越的墙。在接下来的28年中,德国政府中约有5000人成功逃脱,共有61人在越过柏林墙时被边防警察开枪打死。

跳过柏林墙让舒曼闻名遐迩。他成了西方人眼中的英雄,但他并不为此感到自豪和自豪。 “我不是英雄”成了他的口头禅,很多媒体都给他发了采访请求。也被他的谣言所拒绝。舒曼在西柏林并不喜欢它。他改变了工作,生活不稳定,并且感染了酗酒。当时,舒曼和他在德意志民主党的家人能够保持通信,但父母双方的来信都是在斯塔西特工作的监督下写的,并且不乏用语言来说服他迷路。事实上,“Staisi”确实计划将舒曼带回家。舒曼也有回到中国的想法,但就在他准备完成过境手续之前,西柏林警方看到了“斯泰斯”计划,因此舒曼驳回了回归中国的想法。

后来,舒曼被送往巴伐利亚州的金茨堡,在那里他第一次在一家医院担任男护理员,在那里他爱上了女护士Cunigund,结婚并生了孩子。后来,舒曼在当地一家奥迪汽车厂工作并稳定下来。 1986年,舒曼还拍下了这张着名的照片。舒曼在照片上看起来很阴沉,不开心。恐惧和妄想一直困扰着他的生活。除了无意识的声誉压力,他还遭受抑郁症和酗酒者的斗争。 1989年11月9日,当柏林墙被拆除时,舒曼表达了他真正的自由。 1990年德国统一后,无法抗拒思乡之情的舒曼回到家乡多年,但他的亲戚和朋友都很冷淡。柏林墙以来的岁月也在他和他的亲戚朋友之间。树有一堵高墙。

虽然家乡的人对他很好,但他不愿意过多地联系他,尽量避开他,有些人认为他是叛徒,拒绝跟他说话。舒曼感到非常绝望,尽管他可以自由地在东西方旅行,但他永远无法“回归”他在德累斯顿和莱比锡之间的家乡。 “叛逃者”的绰号严重压在他的肩膀上,使他失眠,他与家人的关系越来越糟,他终于走上了不归路。 1998年6月20日,他非常沮丧,一言不发。他在房子附近的树林里上吊自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在2009年德国统一20周年之际,在舒曼翻墙的那一年,在柏林建立了一幅基于拉宾照片的舒曼雕像。如今,飞身雕像已成为柏林的热门旅游景点。您还可以购买基于舒曼的各种纪念品。

本文为第一作者的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