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机构套利空间再收窄 商业保理迎最强监管挥别P2P

时间:2019-12-28 来源:www.ican-cintest.com

记者:朱丹丹、单美琪

近日,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正式发布《关于加强商业保理企业监督管理的通知》(以下简称“205号文件”),这是自去年4月商务部将商业保理监管责任移交给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以来,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的第一份监管文件。

记者注意到,此次发布的205号文件的主要内容是规范商业保理企业的业务行为,明确商业保理的业务原则,督促商业保理企业严格遵守底线,规范业务操作,防范风险等。

中国保监会相关部门负责人也表示,商业保理企业数量过多,良莠不齐。目前,主要是消化库存,整顿混乱,规范秩序。

监管更加严格,数万家商业保理企业将受到有效约束。该行业不仅将提升监管水平,还将加快重组。 苏宁金融学院副院长薛洪言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说:“目前,我们正处于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斗争的最后阶段。”。“所有金融行业都面临强有力的监管。只有通过协调对不同金融行业的监管,我们才能确保该体系落到实处。” “

全面收紧和消化库存。

所谓保理业务通常是指在债权人转让其应收款的前提下,将应收款管理、收款、坏账担保和融资融为一体的综合金融服务。

今天,文件205首次定义了商业保理,即商业保理是指供应商向商业保理企业提供的服务,如保理融资、销售子账户(子分类账)管理、应收账款催收、非商业坏账担保等。基于商业保理企业供应商的真实交易。

近年来,我国商业保理公司数量呈爆炸性增长,行业也出现混乱。一些保理公司甚至建立了附属公司和自营P2P平台。 在此背景下,中国银监会于10月31日宣布《关于加强商业保理企业监督管理的通知》全面规范市场,防范相关风险。

具体而言,205号文件从六个方面对我国商业保理行业提出了更具体的监管要求,包括商业保理企业的合法合规经营、加强监管、稳步推进分类处置、严格控制市场准入、强化监管责任、优化经营环境。

gunny bag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苏肖睿在接受记者《华夏时报》采访时说,文件205一方面认可符合发展法规的保理公司,倡导商业保理公司为供应链上下游的各类中小企业提供服务。另一方面,通过列举的方式阐述了商业保理业务过程中的“红线”行为,包括但不限于变相吸收或吸收公众存款、发放贷款或委托贷款等。

值得一提的是,205号文件要求严格的市场准入控制,在市场准入管理办法颁布前,原则上暂停商业保理企业的注册。如确需建立新的监管机构,当地金融监督局应与市场监管部门建立协商机制,形成共识。

近年来,中国商业保理企业数量呈爆炸式增长。 调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底,全国共有4222名注册商业保理商,高于2018年的4222名和2019年初的540名。全行业注册资本8487亿元,分别比2018年和2019年初增加1117亿元和457亿元。

在苏肖睿看来,205号文件通过“开前门、堵侧门”的方式,从根本上改革了合规商业保理业务。不仅严厉打击扰乱市场行为的“不良货币”机构,也为合规保理机构的正常运行和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市场环境。

此外,除了严格控制市场准入条件外,监管部门更明确提出消化股票。 205号建议“确保商业保理企业的库存在2020年6月底前清理规范,并向中国保监会报告” “未来,随着监管政策变得更加清晰和规范,商业保理行业可能已经进入冷却期,一些融资能力有限、现有业务空转换和套利的空壳公司可能面临重组。

“205号文件没有宽泛的行文,而是采用了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近年来常用的分类监管方法,将现有保理机构分为正常经营、异常经营和非法经营,体现了监管对正常经营机构的关怀和“稳定”的监管理念 ”苏肖睿告诉记者

配合综合博兴的监管

记者注意到,不难看到第205条中也面临严格监管的网上贷款和托收行业的数据。

以前,保理机构通过各种融资渠道和融资工具筹集资金,特别是在P2P贷款行业快速发展的时期,有大量P2P平台与保理等平台合作,通过这些平台为保理机构筹集资金,并通过保理机构获得更多资产

这一次发布205,这条路完全被切断了。 商业保理不得发放贷款或委托贷款。 商业保理公司需要围绕应收账款建立相应的融资结构,才能完成对企业的融资。

具体而言,第205号文件明确规定,不得吸收或变相吸收公共存款;不得通过点对点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当地各种交易场所、资产管理机构和民间投资基金等机构进入基金;不得向其他商业保理企业等借贷或变相借贷资金。

在融资渠道方面,商业保理企业可以通过中国保监会监管的银行和非银行金融机构,以及股东贷款、债券发行、保理等渠道获得融资。 融资来源必须符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

对此,行业分析师认为,商业保理的新规定205号文件将意味着保理公司和P2P公司之间的合作模式将被终止 新规明确指出,保理企业不允许通过点对点贷款的信息中介,即P2P、各种本地交易场所、资产管理机构、私人投资基金等机构整合资金。

事实上,今年5月,上海市金融办发布《关于进一步促进本市融资租赁公司、商业保理公司、典当行等三类机构规范健康发展强化事中事后监管的若干意见》,要求商业保理公司不要使用P2P对等贷款等互联网金融平台和各种本地交易场所、非授权资产管理机构、私人投资基金等机构转让债权(或收益权)和资产管理计划向公众募集资金。

值得一提的是,205号文件还规定了监督的“红线”,即七项禁令,包括吸收或变相吸收公共存款;通过点对点借贷的信息中介机构、各种本地交易场所、资产管理机构和私募投资基金等机构进入基金;与其他商业保理企业变相借贷资金的;发放贷款或委托贷款;专门从事或者受托从事与商业保理业务无关的托收业务和债务托收业务等。

其中,205号文件再次强调了商业保理公司的业务范围和股东资格,明确将浙江、四川、山东等地财政局提到的“商业保理公司不得从事托收”列为禁止项目,禁止商业保理公司“独家经营或受托经营与商业保理无关的托收业务和收债业务”

事实上,商业保理业务中的应收账款催收和债务催收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业务。 根据国际分类标准,收债本质上是一种坏账收回服务和代理服务

针对上述情况,苏宁金融学院院长助理薛洪言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目前来看,当前金融业正处于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的艰苦斗争的最后阶段。金融业的所有业务都面临着强有力的监管。更确切地说,就是要严格检查监管体系的落地和实施情况,以确保该体系不仅被贴在墙上,而且在业务流程中得到体现,发挥有效作用。

他进一步解释说,由于不同类型的金融机构有不同的监管规则和主体,只有通过协调对不同金融模式的监管,才能保证系统落地,避免监管套利和使用不同金融模式的业务转移的发生,真正收紧围栏

”近期的综合监管拳击涉及不同的形式,把握不同的环节,表明国内金融监管协调能力有了质的提高。金融机构的空监管套利范围已大幅缩小,只有合规经营才能找到出路。 ”薛洪言说

责任编辑:潘启初